9号彩票

新闻中心

GE或出售数字化业务 工业互联网平台探索落地模式

DQZHAN讯:GE或出售数字化业务 工业互联网平台探索落地模式

导读:尽管Predix的出售引发了大家对于工业互联网的质疑,在王云侯看来,大家之前对它的期待太大,现在市场空间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这是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国内还处于较为初级的阶段。


近期,工业互联网界的标杆GE(通用电气)和西门子对发展路径做出了不同的抉择。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GE正计划出售其数字化公司(GE Digital),包括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MES软件Proficy、管理APM软件(ServiceMax和Meridium)。2015年成立的GE Digital承载了GE工业互联网体系的愿景,欲通过该业务来加速组织数字化转型,构建企业的数字工业能力,其中Predix是这一体系中的核心平台。


另一厢,西门子则宣布调整公司架构,数字化工业业务将成为旗下三大运营公司之一。


尽管选择是基于公司战略的调整,若GE确定出售数字化公司,还是令业内感到唏嘘。GE蕞早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Predix也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引领者,富士康集团总裁郭台铭今年甚至表示“要打造中国版Predix”。如今成立三年未满的数字化公司或脱离创造者GE,GE发言人日前表示: “我们对市场的传闻或猜测不予以评价。”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GE计划出售Predix在内的数字化公司是出于公司财务的考虑,Predix运营可能遇到了障碍,但这并不意味着GE就此放弃工业互联网的探索。GE方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GE正在从技术、市场策略和投资合作等不同角度和组合探索实现持续增长的模式。GE Digital在全球拥有1000家客户并达成100%的年增长率,目前正不断成长并为非GE的垂直工业领域提供解决方案。”


GE的难题


事实上在2017年年底,GE想要缩减数字化公司的意图已经有端倪。GE董事长兼CEO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自2017年秋季接任以来,一直在削减成本并重组公司,从而提高盈利能力。去年11月,GE在裁员后整合了数字化公司,并计划全年削减Predix的成本。


再往前推时间线,前任CEO杰夫˙ 伊梅尔特(Jeffrey R. Immelt)决定退休后不久,和他一起主导工业互联网并建立Predix的主管Beth Comstock也离开了GE。在GE Digital成立之时,伊梅尔特曾表示,计划到2020年将GE变为全球前十大软件公司。按照伊梅尔特的预计,到2020年,GE数字化业务营收将达150亿美元。而根据财报,GE Digital2017年的年度收入为40亿美元,较2016年的36亿美元增长了4亿美元,增幅12%。


伊梅尔特将GE从实业领域拓展到软件平台,大规模地投入欲打造新的商业模式,但是目前利润和投入相差悬殊;而约翰˙弗兰纳里上任后一直在节流止损,大刀阔斧地重整,在他的带领下GE未来将聚焦航空、发电和可再生能源三大板块,断臂求生能否见效还需要时间考验。虽然两任CEO策略的不同,但一样的背景是GE整体面临困境。


成立于1892年的GE,由爱迪生电灯公司和汤姆孙-豪斯顿电气公司合并而成,现在照明业务已经不在。由于金融海啸、互联网泡沫、实业创新少等因素,这家百年企业正面临挑战,今年6月GE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从GE近5年的财报数据来看,2017年由盈转亏,亏损达59.38亿美元。


因此近年来,“卖卖卖”一直是GE的主调,2015年4月,GE剥离金融业务;2016年6月,海尔收购了GE家电业务;2017年6月,GE出售照明事业;2017年9月,GE出售工业解决方案业务给ABB,同月又售出水处理及工艺过程处理业务;2018年,GE的机车制造业务、工业燃气发电机业务被出售,医疗业务被拆分成独立公司。如今GE数字化业务也面临被出售。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企业传讯总经理姚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出售Predix是GE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从成本收益比层面考量做出的一个商业决策,这并不意味着GE就此停止了对于工业互联网实践与应用的探索,也不能代表现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出现了方向性的转折。”


赛迪顾问软件与信息服务业研究中心副总经理王云侯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表示,GE计划出售Predix平台,一方面是GE在开拓市场的过程中投入人力资金规模比较大,收入情况和投入不成比例;另一方面,GE的其他资产也在出售,从企业的角度来说,可能符合自身发展。


工业互联网探索


如果GE没有了Predix,其在工业互联网的地位会受到影响,但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还在继续,目标均是帮助企业数字化转型。


不论是Predix还是西门子的MindSphere、达索的3DEXPERIENCE,都是在PaaS层,位于云计算和网络连接的IaaS层之上,SaaS应用层之下。平台提供端到端的连接、能够提供大数据分析,还能够在平台上进行定制化的软件开发。


简而言之,可以将这些平台比作工厂版的“安卓系统”,但不一样的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系统更为复杂,在安卓系统上开发APP不需要改动底层系统,但是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介入应用时可能需要对底层系统进行改造。这也意味着面对不同行业,平台的定制化存在技术难题,并且成本也很高。


横向对比来看,较为成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分别探寻着不同的思路。


姚鹏向记者分析道:“GE在瘦身后有从通用平台向垂直行业战略聚焦的趋势。事实上,Predix平台一直被GE视作工业领域的操作系统,一开始定位于面向所有工业领域的通用平台。现在的这种战略收缩,意味着消费互联网风行的遵循梅特卡夫定律的规模增值模式并不一定适用于工业互联网领域。相对于消费互联网直接面向需求共性较易挖掘的C端,工业互联网面对的B端客户存在着行业和企业间显著的个体差异,很难形成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通用解决方案,未来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场景,将更多根据垂直行业的特性进行定制化的落地。”


相对于激进的GE,西门子在进军时相对务实。比如MindSphere平台就是基于SAP公司的软件进行构建。随后西门子持续在软件产品上进行广泛收购布局,其收购的产品包括产品生命周期(PLM)管理软件、大数据分析解决方案、NX CAx工具、Simcenter仿真和测试解决方案等等。今年7月9日,阿里云与西门子在德国柏林签署合作备忘录,共同推进工业物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双方计划于2019年推出部署于阿里云的MindSphere平台。


再以工业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双生(Digital Twin)”为例,王云侯告诉记者:“西门子的传统优势是在PLM软件,有很多研发和生产流程中的数据,它的‘数字双生’就是依托这些研发产品数据,然后构建虚拟产品模型,比如汽车研发过程中的模型可以通过仿真系统软件来实现;GE 更多的是工厂流水线的数字化,比如对化工厂流程进行模拟仿真,实时监测。”


“数字双生”是真正工业智能化的核心技术。它相当于是工业里面的平行世界,将传统的工业数据克隆到数据虚拟体中,在虚拟体中对实际生产环节进行模拟,根据得出的结论进行调优、分析和反馈。


除了GE和西门子,罗克韦尔在数据方面形成了模块化产品,用户可以方便地进行搭配构建,公司还开发了医药、汽车等行业的APP应用模板。


尽管Predix的出售引发了大家对于工业互联网的质疑,在王云侯看来,大家之前对它的期待太大,现在市场空间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这是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国内还处于平台频出,较为初级的阶段。


在工业互联网落地的过程中,王云侯也指出了其中的难点。“核心还是在于企业的个性化需求。在CRM或者传统ERP领域都是标准化产品,对软件企业来说,成本很低。但是定制化的需求对成本影响大,技术层面上会有一个挑战。制造业企业会先针对已经有基础的行业进行深入,针对广义的制造业的需求会是比较大的挑战。另一个方面是平台有没有足够的资源,比如是否集成了很多开发者,目前国内的平台也在抢占先机。”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818号

友情链接:环球彩票  永利彩票  八八彩票  趣彩彩票  葡京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